精彩小说尽在天天推文!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重生之都给老娘进局子小说(程临风无)全文免费阅读_程临风无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之都给老娘进局子

时间:2024-04-19 23:17:26

《重生之都给老娘进局子》,是网络作家“程临风无”倾力打造的一本小说推荐,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可惜,他终究独木难支,在又一次被霸凌的过程中。被彻底惹怒的孙问朝侄子,伙同他那些所谓的「小弟」,直接从学校天台推了下去。男孩当场殒命。孙家人却把黑的说成白的,将霸凌者的脏水泼到了男孩身上...

>>>>《重生之都给老娘进局子》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16.

处理完手头事情。

我又把注意力放到了私家侦探送来的资料上。

在对方事无巨细的调查下,当年那场案件的真相到底还是水落石出了。

从没有什么自卫反击,有的,只是孙问朝侄子的故意杀人。

而那个被杀的男孩,只因在某次孙问朝侄子霸凌同学时,看不过帮了被霸凌者一次,就被孙问朝的侄子记恨,成了下一个被他霸凌的人。

但或许源于家教,男孩没有忍气吞声,他始终在拼尽全力对抗着霸凌者。

可惜,他终究独木难支,在又一次被霸凌的过程中。

被彻底惹怒的孙问朝侄子,伙同他那些所谓的「小弟」,直接从学校天台推了下去。

男孩当场殒命。

孙家人却把黑的说成白的,将霸凌者的脏水泼到了男孩身上。

而他之所以转学后没再实施过霸凌,也只不过是因为被程临风警告,新学校里的学生全部非富即贵,没一个他惹得起的。

看完全部资料,我忍不住长长吐出一口气。

「人渣!」

当年的事情我虽然未知全貌,也没有直接出手干预。

可终究还是做了这伙人的帮凶。

如今真相大白,我自然该还死者和他的家人一个公道。

旋即。

我带着私家侦探调查来的,尚在合法范围内的证据,独自驾车前往了警局。

17.

警察动作很快,不到一天时间便确认了证据真伪,将孙问朝的侄子逮捕归案。

当年霸凌致死案影响非常大,虽然已经过去五年。

但失去男孩的家人,还在因此承受着来自社会各方的恶意。

好在,即便在案发当年。

杀人凶手也已经倒了足以承担刑事责任的年纪,我倒不用担心他以此为借口,妄图逃脱法律的制裁。

侄子被逮捕当天,孙问朝再次找到了我。

一如当年那样,妄图让我出面摆平这件事,把他侄子救出来。

「他无辜?」

听着孙问朝的胡言乱语,我差点儿气笑了。

孙问朝却还当我是个傻子,睁着眼睛胡说八道。

「我当年不就跟你说了吗?耀宗才是被欺负的那个!是那个男孩一天到晚在学校欺负他,他忍无可忍才失手把人推下天台的!」

「说什么再查当年的案子,依我看,肯定是他父母把讹来的钱花完了,想再跟咱们敲一笔才又去报的案子!」

「少秋,我知道你最近看我不顺眼,可耀宗他是无辜的啊,你好歹当了他二十多年的婶婶,总不能见死不救啊!」

事到如今,证据当前。

他竟然还在颠倒是非黑白。

「忍无可忍才失手把人推下天台?」我嗤笑一声,挑眉看向他。

孙问朝迫不及待点头:「对对对!」

「孙问朝,我先前还只当你们孙家只有你一个垃圾,现在看来,原来是家学渊源啊。」

「你什么意——」

没等他把质问我的话说完,我先一步把不好交到警局的证据,全部扔到了他面前。

「当年是我傻,只听信你一面之词,就认为孙耀宗确实是无辜的,要不是前段时间我无意中又看到当年的新闻,觉得不太正常又让人去仔细查了查,我还真要被你们孙家人玩弄于鼓掌间了。」

私家侦探调查到的证据很全面。

照片、监控视频、物证、人证,全部一应俱全。

看到最后,饶是孙问朝再恬不知耻,也再说不出一个字。

只惨白着一张脸把我看住。

18.

没给他看完全部证据的时间。

我很快收回东西,朝脸上血色退了个一干二净的男人看去。

原以为,他会就此罢休。

没想到,呆滞了几分钟后,他竟猛地站起身,理直气壮道:「就算耀宗真杀了人又怎么样,还不是那小子活该?要不是他多管闲事,耀宗怎么会跟他过不去?没那个金刚钻就甭揽那个瓷器活,最后死了也是他自作自受!」

这他妈,说得还是人话?

「再说,就算事情真是这样,他爸妈这个时候旧事重提,肯定也还是为了要钱!」

「程少秋,当年我入赘你家,临风也跟了你家的姓,耀宗现在可是我们老孙家的独苗苗!况且退一万步说,就算我是入赘,你也是我们老孙家的儿媳妇!」

「我爸妈说了,这事儿你必须给我们处理好了!耀宗他大学还没毕业呢,以后肯定能出人头地,决不能让这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耽误了他!」

我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明明霸凌同学的是他,故意杀人的也是他。

结果到了孙家人嘴里,他反倒成了最无辜最可怜的那个。

真是,太可笑了。

「不可能。」

我断然拒绝了孙问朝的要求。

他立刻瞪大双眼,眼看着就又想老调重弹,跟我强调这些年为了我、为了程家付出了多少。

我没给他说出这些话恶心我的机会,开门见山告诉他。

「毕竟是报案人,总不好朝令夕改吧?」

「什么????」

孙问朝登时目瞪口呆。

这一次,他是真的再说不出话来了。

当然,我也没给他继续喷粪的机会。

直接让保镖把他扔出了去。

人渣,少来沾边。

19.

跟我先前预料的一样,时隔五年开庭审理,孙耀宗以蓄意杀人背叛死刑。

孙问朝他妈当场哭晕在法庭上。

说起我那位好婆婆,至今始终没有放弃彻底拿捏我。

还曾一度想举家搬来我家,想以此来摆摆婆婆款,帮着他儿子调教我,妄图让我回家洗衣服做饭带孩子伺候公婆,把公司全权交给孙问朝打理。

宝藏祸心也就算了,还美其名曰:这才是女人的本分。

我当场就笑了,从此之后,无论她再怎么一哭二闹三上吊,我都没再踏进过孙家大门。

这些年来,孙问朝的贪得无厌,程临风的狼心狗肺,都少不了这老太太的从中作梗。

如今得知这么一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当然值得普天同庆一下。

这头,我刚跟秘书交代,今天全公司每人发1000块奖金,那头,孙家一家老小就气势汹汹找上门了。

好在有了之前的叮嘱。

在我公司作威作福惯了的孙家人,这次,饶是如何哭天抢地撒泼打滚,都没能踏进我公司一步。

他们不是早说,我这个有钱人仗势欺人吗?

那我现在就让他们领教一下,什么是真正的仗势欺人。

没能如愿进来公司,孙问朝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

「程少秋!你别欺人太甚,你现在可还是我们孙家的媳妇呢!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找媒体曝光你!到时候看你这破公司还还开不开得下去!」

吓唬我?当我是吓大的吗?

冷笑一声,我淡淡道:「尽管去,到时候我可得跟记者好好聊聊,这么多年来你是怎么软饭硬吃,怎么在外面吃喝嫖赌还给我洗脑让我给你收拾烂摊子。」

「你!」

孙问朝此人,五毒俱全就算了,还相当爱要面子,都过去了几十年还瞒着自己上门当赘婿的事情。

「好好好,程少秋,你这是打定主意要跟我撕破脸了是吗!」

我坦然承认:「没错。」

20.

自那天孙家人气势汹汹而来,又灰头土脸离开后。

孙问朝也好像突然人间蒸发了。

不过基于对他的了解,我猜,他估计想憋个大的。

在他消失的这段时间内,程临风非但没有就此消停,反而在作死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了。

这天早上。

我刚到公司,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打电话来的人明显用了变声器。

「程临风是你儿子对吧?他现在在我们手里,一个亿,保证你儿子能全须全尾的回去,你这么大一个老板,该不会舍不得这些钱吧?」

听筒里,还时不时传出程临风断断续续的鬼哭狼嚎。

又来绑架这套是吧?

上一世,我也是临死前才知道,那场让我担惊受怕到整宿整宿做噩梦,最终用整整两亿把程临风安全赎回的绑架案,其实从头到尾都只是一场骗局。

由孙问朝策划实施,程临风配合演出的可笑骗局。

本以为我如今算是跟他们彻底撕破了脸,孙问朝就不会再出这种昏招。

没想到,我还是高看他了。

不仅故技重施,而且时间还提前了。

「程少秋,一个亿换一个儿子,这笔买卖不亏,别试图报警,不然我们可不能保证,你那宝贝儿子会不会缺个胳膊少个腿。」

即便用了变声器,也不难听出对方语气中的猖狂。

我勾勾嘴角,无所谓道。

「钱,我一个子儿都不会出,你们撕票吧。」

21.

没给对方反应的时间,我直接挂了电话。

扭头就拨了110。

「喂,您好,我要报案,我儿子被绑架了。」

警察来得很快。

不到半小时,就设备齐全的出现在了我办公室。

领队的刑警一看就是经验丰富的老警察,没有任何无关紧要的寒暄,直截了当进入正题。

「你和程临风本人,最近有得罪什么人吗?」

哪怕心里无动于衷,刑警当前我还是得有个当妈的样子。

抹了下眼角,我哽咽道:「您也知道,像我这种做生意的,平时哪怕再小心也难免会得罪人,至于临风……他平时就是跟朋友们赛车、喝酒还有去夜店玩,孩子大了也不爱跟我交流,我实在不知道……」

眼泪流下,我做出伤心欲绝说不话的模样。

老刑警感同身受叹了口气,趁着同事们忙着安装设备的空挡,又问我。

「程临风的父亲呢?怎么没见到他?」

我为难地抿抿嘴,脸上挂起为难地表情。

对方一再追问,我才无可奈何地说出实话:「前段时间,我丈夫的侄子因为一件几年前的旧案被判了刑,我丈夫和婆家人到现在还怪我没有出面帮忙,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这不能算说谎,只能算没有把话说完整而已。

「旧案?什么案子?」老刑警来了兴趣。

我看了眼左右,像是怕极了丢人似的,压低声音:「就是五年前那桩校园霸凌致死案,当时闹得满城风雨说死者是因为霸凌他人,最终被人,也就是我丈夫的侄子出于正当防卫推下天台才死掉的,可前段时间我丈夫的侄子忽然被警察带走了,最后还被判了死刑。」

说起此事,我还一副后怕和难以置信的模样。

「那孩子我也见过,平时不爱说话长得还瘦瘦小小,没想到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情。」

22.

老刑警眉头一皱,严厉问我:「你说你丈夫和婆家怪你不出面帮忙,是在他们了解事情真相之前还是之后。」

我茫然看他:「之后,不过我也可以理解,毕竟是自家骨血,肯定是——」

「程女士,」老刑警打断我的话,又问:「可以问下,你最后一次见你丈夫是什么时候吗?」

我仔细回想了下,给出真实时间。

「一周前,我记得是6号吧,就是他侄子被判刑的那天。」

毕竟是专业的。

仅凭我先前那几句话,老刑警已经察觉到了异样。

但他并没有跟我多说,安排好人手后,就又急匆匆带着一个队员离开了。

我不着痕迹弯了下嘴角。

上一世是我蠢才真听了他们的话没报警。

这次我倒要看看,他们要如何应付来自警方的追查。

监听、追踪设备刚安装好。

勒索电话刚巧打了过来。

「程少秋,你考虑好了吗?要钱还是要儿子,做个选择吧。」

这次,有了旁听的刑警,该演的戏我还是要稍微演一下的。

「求你们了!别伤害我儿子,你们要多少钱?我现在就让人去准备!很快的!临风他还年轻,你们千万别伤害他!」

很好,语无伦次且带着哭腔。

简直不能再符合一个心急如焚老母亲的状态。

23.

警方示意我多跟对方聊天,以此争取到足够定位来电信号位置的时间。

我当然无有不应。

「临风现在怎么样?你们可以…可以让我听听他的声音吗?我要保证他还好好活着才会给你们钱!」

「啧,哥臭娘们儿破事儿真多!」

虽然这么骂着,但对方估计也没想到我会报警,完全不急着挂断电话。

一阵窸窸窣窣后,程临风叫破喉咙的大喊陡然响起。

「妈!妈!!救我、你快来救我啊!!!」

说实话,不如我演技好。

大约是怕程临风话说多了会露馅,对方并没有给他太多说话的时间。

很快就将手机挪走了。

之后,又是那副猖狂至极的语气。

「听到了吧?给你一天时间,如果到今天晚上12点之前,还没凑够钱给我们送过来的话,每超过半小时,我们就割他身上一个物件给你送过去,你猜,他能坚持多长时间?」

「你敢!!!」

我声泪俱下:「你们有什么冲我来!别伤害我儿子!」

对方不屑嗤笑出声。

「甭说那没用的,赶紧把钱准备好,到时候咱们一手交钱一手叫人,钱货两讫。」

这时,负责确定信号位置的刑警给我比了个手势,告诉我他们已经确定好了位置。

我放下心来,再三保证会尽快凑齐钱送过去后。

对方很快挂掉了电话。

跟上一世如出一辙的话术,让我不受控制陷入了回忆。

24.

上一世自绑架案让他们摸清了我对程临风的在意程度,从那之后,每次只要我流露出一点不愿意给钱的趋势,他们就要如此这般闹上一通,直到搞到足够的钱让他们继续在赌场潇洒,才会消停一段时间。

可笑那时候我还真以为是自己得罪了人,不仅给钱给得痛快,还因为愧疚和自责,平时对他们更是加倍的好。

直到我生日那天。

这对父子骗我说要出海为我庆祝生日。

我信了,去了。

结果,被程临风亲手推落大海,最终魂归大海。

「程女士。」

一道声音,将我从前世临死的窒息感中拉出来。

我缓了缓神朝说话的人看去。

对方没有赘言,直接道:「我们已经确定好了绑架地点,现在就能提前出发试试抓捕行动。」

我激动不已,当场喜极而泣:「真的吗?」

「现在就能出发吗?能一举把那些人全部逮捕归案吗?!我儿子是不是很快就能回来了?」

对方没有说是也没说不是,只安抚我:「人质安全是我们的第一要务。」

「好好好!」

我泪眼婆娑目送警方众人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鉴于还有一位女警负责留下来安抚我,我也不好没事人似的该干嘛干嘛。

只能被迫站在落地窗前,眺望远方暗自垂泪。

25.

直到晚上7点。

一直陪着我的女警接到了电话。

「程女士,」挂掉电话,女警表情复杂走到我身边:「案犯已经被全部被抓住了。」

我瞪大双眼喜不胜收:「那我儿子呢?他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现在在什么地方?」

女警看向我的表情更加复杂了。

由于半晌,才终于吐口。

「程女士,前去实施抓捕任务的同事告诉我,这起绑架案,其实是由您丈夫孙问朝和程临风谋划实施的,所以,您的儿子程临风现在也被羁押了。」

可喜可贺!

但表面,还是要做出身为人母,大受打击的模样。

原地呆滞几秒,我两眼一翻,选择了装晕。

为了表明晕得很真。

在医院躺了两天我才幽幽转醒。

刚要坚持下出院赶往警局,一道身影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是之前提前离开的老刑警。

他沉默着在病床边坐下,眉心紧皱朝我望来,几秒后,将一个文件袋交到了我手里。

「看看吧。」

我不解其意,却还是在他的示意下,打开了文件袋。

虽然已经经历过一次,但如今陡然看到,早在孙耀宗背叛死刑那天起,孙问朝就开始暗中谋划要杀了我给他侄子报仇,我的心情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难以言喻。

26.

我:???

不是,孙耀宗杀人被抓判死刑,那不是他应得的?

为什么要找我报仇?

而老刑警之所以能调查到这么多东西,正是源于我的那几句话。

明知孙耀宗蓄意杀人属实,孙家人还妄图让我出钱摆平,把他从监狱里捞出来。

那程临风被绑架这件事,就说不好到底跟孙家人有没有关系了。

带着这份怀疑,老刑警当机立断带人去查了孙家。

结果,不仅查到绑架案根本就是孙问朝和程临风合谋,甚至还查到了他们计划在我生日当天,骗我出公海杀死我。

时间、地点、参与人,以及我死后,他们要怎么做才能确保外界没有人怀疑他们。

所有事情,都被孙问朝安排的严丝合缝。

难怪这么久没露面,原来不光为了「绑架」,还为了杀我啊。

「有证据表明,无论绑架还是针对你的谋杀策划,程临风都全程知情且及积极参与其中,另外,据我们的人调查,孙问朝和程临风常年参与各种行事的赌博,期间为了偿还巨额赌债,不止一次以你的名义在外开了多家皮包公司,涉嫌集资诈骗、非法经营、走私、金融诈骗等多项经济犯罪行为。」

说到这里,老刑警不由沉沉叹了口气:「目前,我们经侦科的同事已经依法对他们展开调查了。」

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啊。

我还当他们只犯了绑架与计划杀人两个罪呢,没想到居然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这个地步。

身为妻子和老母亲,我还能怎么办呢?

当然只能眼两眼一翻,继续装晕啦。

27.

我出院那天。

正是孙问朝和程临风被有关部门正式批捕之日。

鉴于两人犯下罪行之多,涉及金额之大。

很快就引起了海城各界的注意。

庭审当天,我作为妻子和母亲,一身素缟出现在庭审席,周围坐着的,除了媒体记者就是孙家人。

心头肉好大孙才被判死刑没多久,好大儿和好外孙就又被抓捕。

我那已经七十岁高龄,之前一直被我各种补品精心供养的老婆婆,肉眼可见的憔悴了不少。

但也只是看上去憔悴而已。

庭审结束,这老虔婆就冲破媒体记者对我的围追堵截,一把抓住我,目眦欲裂地叫喊起来。

「都怪你这个丧门星!要不是娶了你这个祸害,我们老孙家怎么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你这个克夫克子的灾星!我儿子跟你结婚几十年,临风更是你的亲儿子!你居然真就这么狠心,眼睁睁看着他们去住监狱!你还是人吗!」

快门声此起彼伏响起。

扫了眼周围兴奋不已的记者,我面无表情看向这老虔婆。

「你孙子被判死刑,是因为他故意杀人,孙问朝和程临风被抓,是他们自导自演绑架,计划谋杀我这个妻子和母亲,还参与了涉及金额高达几十亿的经济犯罪,落到现在这个下场,都是他们罪有应得。」

「你说我是克夫克子的灾星,是毁了你们老孙家的祸害,你扪心自问,自从我和孙问朝结婚,无论对你这个婆婆,还是你们孙家人,只要你们开口,无论出钱出力,买房子买车还是找工作,我可以说是面面俱到了吧?」

我垂眸冷冷看住面前的老人,眼中是不加掩饰的厌恶。

「可惜,升米恩,斗米仇,我对你们的一再忍让和妥协,反倒成了你们肆无忌惮辱骂、诋毁我的理由。」

28.

说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声,在老虔婆惊疑不定的目光中反问她。

「与其指责别人,不如反思自己,是不是你一味纵容、过度溺爱你那个好孙子,还三天两头挑拨我们夫妻、母子的关系,才让他们一个个都变成社会渣滓?成了别人口中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你,你……」

老虔婆剧烈喘息,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微微一笑,弯腰凑到她耳边,说出最后一句。

「你才那个祸害,才是导致老孙家家破人亡的灾星。」

「砰」一声闷响。

七十岁高龄的老婆婆,成功被我气昏了。

她大儿子和大儿媳呼嚎这扑上去,边哭边喊「妈」。

我轻飘飘扫了几人一眼,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大步流星走出了法院。

记者还跟在我身后不停追着拍。

但无所谓了。

谁叫我现在心情倍儿棒呢?

保镖们很快赶来,将紧跟着我的记者驱逐开,簇拥着我上了车。

隔音效果绝佳的车窗,直接隔绝了记者们别有用心的追问。

我兴致勃勃翻起了手机通讯录。

前几天好像有个娱乐圈小鲜肉自荐枕席想被我包养。

长相身材都还算不错。

要不…试试?

小说《重生之都给老娘进局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小说

最新资讯

桂ICP备2023010376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