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天天推文!手机版

首页 > 小说推荐 > 求生做了求升

求生做了求升

苟东西著

小说推荐连载中

“苟东西”的《求生做了求升》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我本是一个小宫女,却无意间撞破皇帝的秘密。从那之后,皇帝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只不过一年,我就从宫女变成了太后。......

主角:苟东西无更新:2024-04-02 23:12:26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网文大咖“苟东西”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求生做了求升》,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小说推荐,苟东西无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他分明是在给我上套,字里行间,话里话外都在诱导我。我无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硬着头皮装傻道:「啊?小侯爷您刚刚说什么?」我捂住胸口,微微喘气,抬起一双无辜的眸子望向他,双目含水,端的一副小白莲花的姿态。他无端叹了一下,往我这边走,我不敢再看他,垂下双目,看似还镇定的站着,实际上头皮已麻了半边,正当...

《第2章》精彩片段


「云儿,你这也不行啊,本侯就没有一点点喘哦,这轻功还是得多练,不过你这也比普通宫女强多了。」

他一路不停,直奔御花园去。

可怜我在后面拼命的追,幸好我前两天通了轻功,脚下功夫见长,不然根本追不上他。

不对,轻功,陛下肯定是和他通过气了。

他一开始应该还只是怀疑我是否知道些什么。

如今怕是直接怀疑到我身上来了。

他分明是在给我上套,字里行间,话里话外都在诱导我。

我无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硬着头皮装傻道:

「啊?小侯爷您刚刚说什么?」

我捂住胸口,微微喘气,抬起一双无辜的眸子望向他 ,双目含水,端的一副小白莲花的姿态。

他无端叹了一下,往我这边走,我不敢再看他,垂下双目,看似还镇定的站着,实际上头皮已麻了半边,正当我惶恐不安,不知该如何是好之时。

随着一阵脚步声传来女人们打趣说笑的声音。

是愉贵妃,自从皇后死后,这宫里便是她主事了,虽然可怜的皇后娘娘还没来得及主过一天的事便没了。

我灵光一闪,抬手把不断靠近的小侯爷推进了旁边的树丛里。

刚将慕白封藏好,愉贵妃等人便到了。

我赶忙整理了下情绪,向她们行礼问安。

「贵妃娘娘,这不是鄂女史吗?」

说话的人是张美人,妩媚动人,容貌秀美,颇受皇帝喜爱,别看她眉眼弯弯,嘴角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那一双剪水眸后全是野心欲望与算计,是个十足危险又聪明的人。

愉贵妃瞥了我一眼,冷冷道:

「哦?本宫怎么不知道宫中多了一位女史?」

李婕妤笑着与她解释:

「娘娘有所不知,这鄂女史呀,是顶替了苟东西上来的。」

愉贵妃嘲弄般戏谑开口道:

「原来是陛下的新玩意啊!去,给本宫折一支花来。」

我应声去为她折花,思及她的身份,特意选了一支牡丹来讨好她,好尽快脱身。

待我将花奉到她面前时,愉贵妃却怒眸一瞪:

「怎么只有一支,你是觉得本宫不配吗?」

我急忙解释道:

「您刚刚只说要一支,所以微臣便折了一支来…」

我话还未说完,愉贵妃扬手便给了我一巴掌

「你还敢顶嘴,本宫是只配这一支吗?」

这一巴掌极狠。

我被打得头往一边歪,连嘴角也破了,腥甜的,是血的味道。

我把头偏回来,恭顺道:

「娘娘恕罪,微臣这就再去为您折。」

我内心苦笑,一阵叹息:

「本想唯有牡丹真国色,她如今是这后宫里真正的女主人,折了这牡丹花必不会有错。」

「若是主子想要罚,诸般都是错,又能如何呢?」

「她甚至连看都没看我手里的花一眼。」

我起身欲去折花,头顶却传来王美人趾高气扬的声音。

「陛下不过随手赏了你个小小女史,这就摆上谱了,一口一个微臣的,忘了自己的奴才身份。」

「你倒还不如苟东西明事理,也不知道陛下究竟看上了你什么?」

愉贵妃捏着帕子挑起我的下巴,幽幽开口道

「肤白胜雪,淡雅清丽,本宫倒是自愧不如了。」

张美人见机连忙奉承起来:

「贵妃娘娘,她这种下贱之人,和您相比就是云与泥,就是再怎么翻腾也改变不了的。」

愉贵妃闻言轻笑一声,收回了一直捏着我的下巴不松的手,向她旁边的太监使了个眼色。

「小桂子,怎的不快去替女史大人折花,还没听够鄂大人打官腔吗?」

那小太监得了命令后并没有向花丛里去,而是走向了我身后的湖。

我不明就里,只能按下心绪等待着,只希望愉贵妃赶紧撒够气,放我离开,今天是喜子来送糕点的日子,一旦错过,下次就不知何时才能再寻到机会见他了。

「娘娘,都准备好了。」

那小太监很快回来了,声音中满是幸灾乐祸。

我很快便知道为什么了。

他讨好的将手中之物呈给愉贵妃。

我才看清,竟是湖边的浮草。

愉贵妃却厌恶的摆了摆手。

那小太监便指挥一旁的侍卫按住我的肩膀,将那草插了我满头。

我现在的样子一定滑稽极了,一旁的人都在笑。就连刚刚还眉头紧皱的愉贵妃都轻笑出声。

李婕妤不过瘾般走近来欣赏我,末了,一拍手不住的笑:

「娘娘,这好东西咱们独自欣赏,倒也没多大意思,不如让她在这跪个三五时辰的,赏与全宫品鉴。」

张美人也跟着插声嘲讽我。

「李姐姐,你一说东西,我倒是想到了,这家伙害得咱们少了一个玩意取乐。」

她说完又走上前来踹了我一脚道:

「还不赶紧学两声狗叫来听听!贵妃娘娘一高兴,指不定就开恩饶了你这贱骨头。」

我慢慢直起身,礼数周全,掷地有声。

「娘娘圣明,请恕微臣无法从命。」

「旁人,可以不把内监和宫女当成人,我们自己,却要把自己当成人。」

「更何况微臣乃是皇上亲封的女官,又身负皇命,做不得此事,还请娘娘另请高明。」

愉贵妃冷笑一声,又抬手甩了我两个巴掌。

「呵!本宫还要去给太后娘娘请安,没时间同你这贱蹄子搁这废话,你就在这里跪着吧,女官大人,若是本宫回来见不到你,就等着拉着你的九族陪葬吧!」

「咱们我们来日方长。」

她说完便急匆匆走了,路过我时,还不忘补了一脚来泄愤。

待她们走远后。

我稍稍整了整衣服与仪容,挺直身子,端正跪好。

有脚步声传来。

是害我横遭此祸的罪魁祸首。

「怎么还跪的这般直,那个母老虎她都走了。」

我迎上他的目光,与他视线交汇,半是愤懑半是自嘲道:

「刚刚不是说了吗?」

「她们可以不拿我当人,但我自己不能不拿自己当人。」

「下人也总该有些体面不是。」

「怎么,小侯爷刚刚在树丛里没听到?」

他蹲下身子,摩挲着我嘴角的伤口,轻抚我被愉贵妃捏红的下巴,眼里尽是心疼。

「陛下的这些女人未免也太心狠手黑。」

「你若是不把我藏进树丛里,便不会被伤成这般模样了。」

我忍不住在心中冷笑一声,挑了挑眉毛,勾了勾唇角,嘲弄道:

「那小侯爷为何不在我被刁难时出来呢?」

「这么久都不够小侯爷选个合适的时机出来救我?」

他拿起帕子轻轻擦拭我的唇角,温声道

「快莫要再笑,又流血了。」

「本侯不是怕事情不好收场嘛,别生气了。」

我冷眼看他表演,推开他站起身来。

「这便是我推您进树丛的原因,你我二人,孤男寡女,若是在查案便也不说了,出现在这御花园的湖心亭旁,被人看到了,少不了一通麻烦。」

「再说,如若不是小侯爷您,我想必现在还好好的呢!」

闻言,慕白封收起了那副故作温情的脸,满眼的狡黠。

「那就说点实用的 ,本侯有法子救你。」

我心下无语,却还是忍着对着他道了声谢,转身就走。

「哎哎,你怎么就走了。」他边喊边赶上前来。

无奈,我只能停下脚步,回身向他福了一礼。

「小侯爷所谓的法子不就是等贵妃问罪时。」

「说同朱平侯一起去查案了吗?」

「毕竟,贵妃再大也大不过皇上,皇上不说杀我,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真的动我。」

「今日我们也查过案了,微臣就先告退了。」

我说完就要继续往前走,却被慕白封扯住了手臂。

「本侯突然有了点思路,这后宫处处都是杀机,就像云儿说的,不一定是坤宁宫人所为。」

「本侯不熟悉这宫里,就劳烦云儿带路,走一趟宫女们的住处了。」

他语气轻柔,却半点不容抗拒,扯着我的手像铁钳,盯着我的眼神像审视犯人。

我心下百转千回,面上却不显,将所有心虚不安掩下,为他带路。

「他到底要做什么?」

宫女们住的地方,并不似皇宫中的其他地方那么繁华,只是一座小院子,一眼便可以望到头。

常嬷嬷屋里的有水晶龙凤糕。

是御膳房的小太监喜子孝敬她的。

苟翠翠当初杖着苟东西的势,欺负喜子,被常嬷嬷赶出宫去。

从此喜子便不时过来给常嬷嬷送些吃的,每月初二固定送的便是这水晶龙凤糕。

而我之所以会撞见皇上杀皇后的场面,也是因为这。

喜子来送吃食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和与我同屋住的彩蝶好上了。

两人情意正浓时。

彩蝶老家来信说他父亲病故了,让她赶紧回去。

她便向常嬷嬷告了假,第二日便要走,也就是初二那天。

喜子既不舍又心疼,彩蝶也想和情郎再缠绵一会,两人便托我去坤宁宫给皇后娘娘送这水晶龙凤糕。

我正沉浸在回忆中,慕白封的声音冷不丁将我拽回现实。

「带我去你的房间看看吧。」

我不由的暗舒一口气,将他领进了我的房内。

里间只有两张床,一张木桌和几把木椅,冷清,简陋。

他随意的在里面走了走,撩起衣袍,坐了下来,朝我问道:

「怎么不见你同住的姑娘。」

「是在常嬷嬷身边侍候着吗?」

「你去将她找来,本侯有话要问。」

我正要开口和他说彩蝶回家了,一道沉稳的女声从门外传来。

「不知小侯爷驾临,奴婢有失远迎,还请小侯爷您恕罪。」

想来小侯爷跟我一同回来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常嬷嬷应该是担心我应付不来。

「奴才见过小侯爷,这是御膳房刚做的水晶龙凤糕,您查案劳累,嬷嬷特意让我送来与您。」

我暗叫不好,是喜子,还有水晶龙凤糕。

那天我跑得匆忙,把糕点落下了。

陛下应当看到了我的宫女装束。

喜子又是个男的,平日里也并不和宫女们打交道。

陛下估计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或者别的什么。

并没有除掉喜子,要不然他就像皇后和那只狸奴一般死于非命了。

我又怕喜子被监视,事后一直便没有去找他,本想等他再来时嘱咐他把嘴闭紧。

这下好了,慕白封知道了喜子和我们这群宫女相识,若是呈报给陛下,我们怕是都逃不掉一劫。

我双手绞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嬷嬷、喜子,你们先出去,我和小侯爷正在查案,还有要事相商。」

我特意咬紧了要事两字,示意嬷嬷帮我看着门。

等到两人都退了出去。

我跪在慕白封面前,朝他磕了个头,试探性的拉住他的袖子,放软声音。

「小侯爷,您知道老虎吃饭的故事吗?」

「老虎抓了一只狐狸和一只狗,却只吃了狐狸。」

「并不是因为它仁慈,而是因为它吃饱了。」

「狗迟早会被它吃了,这是老虎的天性使然。」

慕白封被我逗笑了,起身伸手拉起我,还嫌不够,又将我揽入怀里,轻抚上我的脸颊。

「云儿,慧而弱,可是很危险的,尤其是,在这里。」

我顺势双手环住慕白封的腰,将脸贴在他的胸膛上。

「我有您,怎会弱。」

他身子陡然一僵,声音仍然温润,却神神秘秘地朝我挑眉一笑。

「本侯已知道凶手是谁了,不过…」

他附在我的耳边,轻声问我喜子的相好是谁。

我闭上眼睛,指了指床。

他了然,扶我坐下,只留下一句。

「明天此案便可告破。」

便推门走了。

晚上,常嬷嬷叫我上她房里去。

我到时,她正盯着那盒水晶龙凤糕。

见我来了,便招手让我坐过去,

她捏起一块水晶龙凤糕,语气含怒,眼底却是担忧。

「彩蝶,喜子还有你。」

「你们究竟瞒了我什么?」

「说,坤宁宫到底是不是你们搞得鬼。」

我低头看着盘子里糕点道:

「嬷嬷,你未免太高看我了,我哪能有这本事在坤宁宫搞事。」

她拧了拧眉,略做思考。

「难道是喜子。」

他今天跟着我在外面的时候明显有些慌乱。

几次想要去听你和小侯爷谈话。

我叹了口气,抬头望着坤宁宫方向。

「师父,能在坤宁宫神不知鬼不觉害人的恐怕只有天了吧。」

常嬷嬷闻言身躯一震,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

「早就同你讲过在这宫里。」

「不该看的,就把眼睛闭上。」

「不该听的,就当自己是个聋子。」

「云歌,你怎么就不听呢?」

话音刚落,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小宫女过来禀报说是慕白封请我到坤宁宫去,她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只知道很急,催着我快点走。

常嬷嬷担忧的看着我,欲言又止,想和我一起去。

我安慰般拍了拍她的手。

「嬷嬷,许是小侯爷有了新线索,我明日便回来。」

07

小宫女将我领到坤宁宫宫门处便离开了。

慕白封站在寝宫的左窗前,看着窗外的花圃和月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刚行至他面前,他便一把将我揽入怀里,带我一起躲在了柱子后面,伸出一根手指放在我的嘴上,手指洁白修长。

「嘘,别出声,云儿,杀害皇后的凶手要来了。」

我心跳加速,一时间竟不知道是因他的动作羞的还是为犯人即将落网紧张的。

耳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有人举着灯来了,是喜子!他来做什么!

不,他的身后,还有一个人!

一个穿着皇后服饰的女人!

那个女人猛的将喜子的头撞上朱红柱子。

喜子甚至还没来的及反应便倒了下去。

原来这就是慕白封所说的凶手。

我想要开口质问他,却被他用嘴堵住了。

「你人看着素净,嘴倒是蛮甜。」

「好了,不开玩笑了。」

「再说,他是凶手,云儿难道不知?」

我心下腹诽,他这分明是在控诉我默许了他的行为,与他本就是同流合污,莫要想把罪推到他身上。

罢了,再他这种聪明人面前,再多的掩饰都是徒劳。

「此夜之前微臣与小侯爷一样,不得而知。」

「但今夜知晓了。」

「殿中即为真相。」

慕白封挑了挑眉毛。

「哦?云儿不觉得这草率且虚假。」

我扬唇轻笑。

「这皇宫里最不缺的就是真相。」

「皇后一案也查了有好些天了,扰得宫中人人自危,人心不安,朝中恐怕也是腥风血雨。」

慕白封将我抱得更紧了些。

「本侯让云儿安了心,云儿当如何谢我?」

我答非所问,媚然一笑。

「侯爷让陛下安了心,让前朝了安心,让后宫安了心,自是前途无量。」

慕白封闻言深深看了我一眼,喟叹道:

「你这小丫头,真是不简单啊。」

第二日,我去清宵殿述职,走在长街上,两个小宫女嚼舌根的声音传来。

「听说了吗,皇后娘娘那个事,查出来了。」

「我知道,今早宫里面都传遍了。」

「是彩蝶和喜子暗通曲款,被皇后娘娘撞见了,恶向胆边生,趁着送糕点的功夫推倒了皇后娘娘。」

「据说是小侯爷查到线索之后就让人假扮皇后娘娘引凶手出来,喜子一看皇后娘娘没死,吓的啊魂都丢了,什么都承认了。」

「他担心刑罚,直接撞柱子了,就是可怜了彩蝶,明日就要被斩首了。」

「不止啊,我听说是诛九族。」

「唉,都是一同住的,瞧瞧那鄂云歌,多好命,做了女官不说,如今更是连升七级,成了御侍大人,到陛下跟前伺候去了,我看啊就是…」

有一个小宫女眼尖发现我来了,赶紧拍她旁边的宫女,那小宫女吓得立马闭了嘴。

两个小宫女一齐向我俯身行礼。

我不适应,摆摆手示意她们可以离开了。

常人一辈子也修不来的福气,我却只感到恐惧。

人人都觉得我一朝枝头变凤凰,但君意难测。

我这条命,也不知陛下何时会收去。

我到了清宵殿,陛下却没有召见我。

太监总管只说要我晚上到陛下的寝宫去。

入夜,华丽的寝宫,巨大的龙床之上,睡着三个美人,是愉贵妃,李婕妤和张美人。

「跳支舞给朕看看。」

床上的君王示意我免礼。

我从未学过,只能硬着头皮上,跳得不伦不类。

我本以为自己要被撵出去,却被君王拉住了手。

「好,果真比朕身边这些俗物好多了,今夜由你侍寝,你们三个回去吧。」

他绝对是是故意的,引起众妃的嫉妒,让我成为众矢之的。

三妃满脸的不高兴,尤其是愉贵妃,她的目光像啐了毒药,落在我与李继安相携的手上,咬牙道:

「陛下,这不合规矩。」

却被皇帝一巴掌打住了声。

三人也不敢再说些什么,灰溜溜的走了。

皇帝抬手扣住我的下巴,微微收力。

「慕白封向朕求娶你。」

「美则美矣,却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你说他为何要娶你做朱平侯府的女主人呢?」

我一脸恭顺道:

「微臣不知,许是小侯爷在宫外没见过什么美人,觉得陛下宫中的好,又不敢求您赐太好的,便选了我。」

「哦?那你愿意吗?」

他卡着我下巴的手满是威胁。

我怎么敢说愿意,我敢说他下一秒就会掐死我。

好在虚情假意是宫里头的必备技能。

「微臣只愿做陛下的女人,若是陛下收了微臣,哪怕没有名分微臣也心甘情愿,若是陛下不愿意要微臣,微臣愿一辈子不嫁人,终生伺候陛下。」

他似是被我取悦了,叫我上来,拉上帘子。

天方破晓,我正侍候李继安穿衣。

「先皇后乃朕挚爱,她的事,朕总愿意亲自来。」

他顿了一下,也不管我,继续道:

「贵妃前两日是不是找你麻烦了。」

他要杀贵妃?我不明就里。

「臣妾不知陛下何意。」

他转过身来,眼神冷漠如冰。

「朕要你杀了愉氏。」

我被他的直白震惊,赶忙跪下。

「臣妾听候陛下差遣。」

他居高临下的望着我。

「张美人怀孕了。」

我知道,这是要连我连张美人一同除去的意思。

我退至门口时,皇帝突然叫住我。

「可知我为何要你杀她们。」

我知道李继安这是要享受调教人的快乐,便故作愚钝,只说:

「是因为微臣妾命贱,又无背景。」

他循循善诱。

「只答对了一半,为何要杀的是她们呢?」

我继续装无知。

「是她们惹怒了陛下。」

皇帝猛然拽住我的头发,将我提起,与他平视。

「鄂云歌,你啊你,实在是是出身太差,只有些小聪明,不过,够用了。」

我表面吃痛告饶。

「陛下 臣妾万不会像她们一样惹您不愉快的。」

心下却翻起了白眼。

像他这种人最是瞧不起别人。

他越是相信我不懂政事,对我便越是有好处。

从陛下的寝宫出来后,我便直奔寿康宫,如今,后位暂缺,妃嫔们都在寿康宫行礼问安。

「瞧瞧,这是谁啊,鄂女史,鄂御侍,不对,现在是云妃妹妹了。」

我刚跨进殿门,愉贵妃便在那里阴阳怪气。

我不理她,只是向太后恭敬行礼。

太后她老人家常年不理后宫事,每日只管吃斋念佛。只告诫我要好好侍奉皇上,早日诞下皇嗣。就让我们一行人离开了。

「你,站住!」

愉贵妃果然按捺不住嫉妒,来找我的麻烦了。

不过这正是我想要的。

我停住脚步,回身等她下文。

她怒气冲冲,美丽的面容都狰狞了些许。

「你不要得意,等陛下厌弃了你,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我不置可否,只说:

「娘娘,你呢,你猜,你会有什么好下场。」

她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坏了,这两天哑迷打多了,忘了愉贵妃她听不懂了。

我连忙出声喊停她。

「贵妃娘娘,臣妾想和您去那边的凉亭坐坐。」

愉贵妃闻言满脸疑惑,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

「本宫与你很熟吗?」

算了,要不这次就算了,下次直接杀去她宫里好了。

「娘娘,云妃是个脸皮薄的,想必是不好意思当面讨好您。」李婕妤突然出声道。

我立时反应过来

「贵妃娘娘,臣妾流萤之身,绝不敢与皓月争辉。」

「特意备了份厚礼,预备献给娘娘。」

「这不巧了吗,张妹妹与我还要在上御花园溜达一圈,贵妃娘娘不如让云妃相伴。」

李婕妤说完,向我使了个颜色。

我赶忙搀上愉贵妃。

「你要送什么与我?」

我看了看两边的侍从。

她不耐烦的命令左右退下。

「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吧。」

我凑近她,轻声道:

「张美人怀孕了。」

「什么,这不可能,她,为什么不说。」

我提醒她。

「她若是说了,这胎不就保不住了。」

「如今圣上无子,若是男婴,保不齐就是太子。」

她面有愠色,似乎正强忍着心中的怒气。

「你为什么要告诉本宫?」

我跪下向愉贵妃一拜道:

「一来彩蝶是我同住的好友,她虽然做了错事,但臣妾实在不忍她曝尸荒野,想请娘娘帮她收尸。」

「二来我父母早亡,在这后宫中又无依无靠,想给自己找个靠山。」

她面色缓和了一些,摆手道

「算你有眼光,无事你就先退下吧,这件事本宫自会处理。」

布好愉贵妃这条线后,我赶忙回到宫女院。

房间靠内的圆桌旁,一银白锦袍的俊朗男子,正优雅淡然地坐在那品茶。

是我托常嬷嬷弄进来的慕白封。

「别喝茶了,办正事。」我催促他。

看着他有些疑惑的眼神,我补充道:

「你不是要娶我吗,就是夫妻之间的正事,你快些,我还要回清宵殿。」

「而且我喝了药,孩子保证是你的。」

我们相拥倒在床上。

我一边动作一边问他。

「圣上要杀张美人和愉贵妃。」

慕白封按住我的肩膀,哑声道:

「皇后的哥哥王刺史奉命赈灾。」

「流民以为他是贪官,将他劫杀了。」

我冷笑一声。

「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皇后娘娘应当是发现了些什么,才会遭了陛下毒手。」

慕白封没有接我的话,继续道:

「一双儿女接连死亡,镇国公也察觉到了陛下的杀心,便以实难接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为由,告老还家了。」

「如今愉丞相一家独大,很是嚣张。」

「至于张美人嘛,张侍郎是愉丞相的亲信,但想必是皇帝的眼线。」

「不过陛下疑心太重,怕是不信任他,更不可能让他的女儿诞下皇嗣。」

我喘了口气道:

「照他这么个疑神疑鬼的法,一定会选择我这个无背景的来诞下子嗣。」

「也一定杀了我,去母留子。」

「小侯爷,在他身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慕白封顿了一下。

「的确,但他是皇帝,你我不得不呆在他身边。」

我狡黠一笑。

「若他不是呢?」

慕白封停了动作,神色凝重。

「你有几成把握?」

我正斟酌着,不料被压在床底的玉佩咯了一下。

慕白封眼睛一亮,拾起玉佩问我从何处得来的。

我便将少时那位游侠的事和他说了。

慕白封薄唇浅扬,两只细长有神的眼睛含着笑意,搂住我的手紧了紧。

「这下稳了。」

「这是沧海派掌门的信物。」

「天子近侍,李大龙,便是沧海派的徒弟,奉师门之命下山保护圣上。」

我有些累了,只是趴在他身上,喘息着。

「果然没猜错,李婕妤是陛下的人。」

「小侯爷能否把住前朝局势呢?」

慕白封咋了咋舌,啧了一声,咬在了我的肩膀上。

「这个不难,愉丞相一倒,顶替他的就是本侯了。」

三日后。

张美人和愉贵妃同时没了。

清宵殿内,常嬷嬷来寻我,仔细的将门关上。

「芍药和平安招了。」

「愉贵妃邀张美人吃饭,在饭里下了毒。」

「张美人带去酒里也有毒。」

「愉贵妃喝了带毒的酒,张美人吃了有毒的饭,两人当场便去了。」

我轻咬杯沿。

「芍药和平安帮助各自的主子下毒,按律法当杖杀。」

常嬷嬷闻言有些激动,不自觉的上前了一步。

「什么,云歌你…」

「哎,这皇宫真是万般不由人。」

「鄂氏云歌,恭良淑慎,封为皇贵妃,代掌凤印,主六宫大小事谊。」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着。

这个皇贵妃算是皇帝给我的嘉奖。

一年后我顺利诞下一子。

我担心皇帝对我下手。

便先备好酒菜,请他来我宫里小酌一杯。

酒里有蒙汗药。

李继安狡诈,怕我下毒,却又自负,他不会认为我有胆子害他,故而他只是轻瑶酒杯,例行他的怀疑询问。

「你说这哪一杯酒更好些。」

我赔笑道:

「臣妾不知,陛下觉得呢?」

他晃了半晌后将手中的杯子递到我面前。

「朕觉得这两杯都好,便都赐予爱妃好了。」

待我将两杯酒都饮下后,他才为自己满上一杯。

不敢喝桌上的两杯,却敢喝这壶酒。

倒还真是要谢谢他这多疑又自负的毛病。

待我们都被迷倒后。

慕白封的人和李侍卫直接将他杀了。

这太荒唐了。

我在帘后临朝听政时仍会觉得这像一场梦。

我本不能这么容易的杀死皇帝。

无奈陛下他疑心病太重。

张美人的死刺激了李婕妤和李侍卫,他们都不想死,也足够聪明,借着玉佩的由头便为我和慕白封效力了。

真是可笑,一个机关算尽的人,就这样死掉了也是可惜。

但现在已经都和我没关系了,我只需要做好我太后的事情就可以了。

(完)

小说《求生做了求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资讯

最新小说

桂ICP备2023010376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