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天天推文!手机版

首页 > 小说推荐 > 我在po文用读心术开大

我在po文用读心术开大

宋柚宁著

小说推荐连载中

《我在po文用读心术开大》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宋柚宁周知白,讲述了​女主穿到po文里后,发现自己获得了仅限于原女主宋柚宁的读心术。系统的任务是拆散男女主,但宋柚宁满脑子想的都是和男主周知白在一起。在女主一次次拆散他们后,帮助宋柚宁克服了家庭阴影,并拆穿了周知白渣男的真面目。最后宋柚宁和女主一起打倒了周知白的公司,并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产业,实现自强。......

主角:宋柚宁周知白更新:2024-04-03 23:10:50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我在po文用读心术开大》,是作者大大“宋柚宁”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宋柚宁周知白。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你还在那傻乎乎的等他呢?」宋柚宁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叹了口气。也是,这种傻白甜女主怎么会相信我的话呢?「你一定不信我吧?」我说。「我信!」她突然说道...

《她和我一起打脸虐渣》精彩片段


「不行,这样的话周知白就再也不能来了。」

不是。

合着人周知白都跟别的女生在你家的花园里卿卿我我了。

你还在这单纯的想当偶像剧的女主呢?

我想起来刚刚周知白在花园里跟别的女生缠绵的场面。

拉着宋柚宁去到了花园里。

草丛已经不像刚刚一样一片狼藉,恢复了从前的样子。

周知白也早已不见人影。

没了证据,我有苦说不出啊!

「其实刚刚周知白约了我到我家见面。」

宋柚宁开口道。

「但是他为什么还没来呢?」

我拉着她去到了刚刚碰见周知白的草丛。

指着它说:「刚刚周知白就是在这儿和别的女生缠绵。」

我狠狠地踩了一脚那个草丛。

「你还在那傻乎乎的等他呢?」

宋柚宁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

也是,这种傻白甜女主怎么会相信我的话呢?

「你一定不信我吧?」我说。

「我信!」她突然说道。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我是相信你的,薇薇。」

宋柚宁捂着胸口,眨了眨眼。

「但是我需要证据。」

「在我没有人可以依靠的时候,只有他愿意帮我,我不能那么轻易的就质疑他。」

我拍拍她的肩:「我明白。」

原来宋柚宁并不是傻白甜。

「还有。」

她扯了扯我的手。

「你的工作和钱的事,是我连累了你。」

「我会和你一起好好的摆地摊,不会偷懒的,也不会让你失望的!」

要不说是女主呢。

这泪眼朦胧,眨巴着大眼睛的样子。

真是我见犹怜。

7.

「我想去找一下周知白。」

宋柚宁下定了决心说道。

读心术告诉我,她的脑子里并没有黄色废料。

我松了口气,放她走了。

趁着宋柚宁去找周知白。

我决定去找她的父亲,把继母虐待她的事情说清楚。

宋柚宁的父亲工作忙,整日不着家,天天都在公司里。

我骑上了还冒着热气的小三轮。

直杀到了宋家公司。

兴许因为我是宋柚宁最好的朋友。

公司的前台也认识我。

我报了宋柚宁的名字,前台就让我去总裁办公室等候了。

等了不一会儿,宋江便从会议出来见我。

他一脸着急:「宁宁出什么事儿了吗?」

「没有。」我笑了笑:

「只是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跟您说。」

宋江松了口气,坐下来用手比了个请的姿势。

「您的女儿这些年来一直被她的继母所虐待。」

「不仅让她洗衣做饭,还打骂侮辱她。甚至还专门设置了一个小黑屋,用来囚禁她。」

宋江的神色明显变得很慌乱。

我继续说道:「我并没有胡言乱语,刚刚是我去宋家不小心亲眼所见的。」

门外进来一个人,说:「宋总,有一份文件……」

「停下今天手里所有的工作,等我回来再说。」

宋江眼神通红,连忙起身道:

「现在带我去看看。」

我坐上了总裁的专驾。

宋江杵着脸,我看得出来他思绪万千。

进了宋家,我指了指楼上说:「应该就是走廊尽头的那一间。」

「把墙纸撕开,应该就有一道门。」

我们一起走了上去。

宋江把墙纸撕开,果然出现了一道门。

打开房门,是一个漆黑无比又狭隘无比的房间。

甚至就跟一个柜子差不多大。

宋柚宁用继母殴打自己而流的血在里面画满了各种涂鸦。

有太阳,有月亮,有一个房子,里面住着爸爸妈妈和自己,还有我,还有周知白。

我捂住了嘴,眼泪不自禁流下来。

宋江也握紧了拳头,目眦欲裂。

宋柚宁在里面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日夜。

没有人帮她。

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墙上的这些涂鸦上。

以至于当她遇到周知白的时候,她以为自己遇到了爱。

我相信宋江已经做出了他的决定。

我默默离开了。

离开周家,当阳光刺眼刺到我睁不开眼的时候。

我终于欣慰,宋柚宁可以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了。

8.

读心术检测到一股巨大的悲伤和难过。

宋柚宁又遇到了困难。

我又蹬着三轮去周家找周知白。

等我到达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那一股悲伤和难过越来越大。

我冲进了周家。

有哭声和争吵声传来。

我顺着哭声和争吵声找过去,找到了周知白的房间。

打开房门,看到宋柚宁瘪着嘴,委屈巴巴地挂着两行眼泪。

「薇薇……」

看到了我,她哭声更甚。

我顺着她的手往下看。

看到了她正薅人家的头发。

那姑娘哭的比宋柚宁还大声。

此时穿着件吊带,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妆也花了。

「你再薅我的头发试试呢?我才是他的正牌女友!」

我三步上前,一句话不说,给了她一个耳光。

那姑娘一脸震惊地看着我。

「你……」

「你什么你?」

我叉着腰,瞅了她一眼,随后又扬起手来。

「另一边脸也欠打了是不是?」

姑娘委屈的带着哭腔,小声地说:

「是她先动手的……」

我心虚的瞅了一眼宋柚宁。

宋柚宁心虚的点了点头。

我清咳一声,问她:

「周知白呢?」

宋柚宁默了默:

「他嫌我们吵,跑了。」

我顺了顺气,感觉自己真是被这个渣男气得不轻。

干脆一屁股坐下来,问宋柚宁:

「事情经过是什么?从头到尾说一遍。」

原来宋柚宁也是兴致冲冲地冲到了周家。

打开周知白的房门。

刚好看到一对男女在苟合。

这姑娘是苏家千金苏依依。

苏依依看到宋柚宁的那一刻,同样觉得莫名其妙。

宋柚宁一大股委屈涌上心头。

于是她一言不合就冲上去把两人分开,开始扯人家女孩子的头发。

两个女生殴打起来。

周知白则趁乱逃跑了。

后来才发现,苏依依也不知道周知白同时为两个女人打伞的事情。

我真是气得不轻。

拿着根铁棍就要蹬上我的三轮去找周知白算账。

两个女生把我拦了下来。

「我不能和他闹掰,我们家的生意还需要他们家的照拂。」

宋柚宁说。

「我也是。」

苏依依说。

我只能罢了。

差点忘了,周家是全国有名的企业家。

而周知白是唯一的大公子。

宋柚宁认识周知白,就是因为两家的生意往来。

而宋家其实一直受着周家的照拂。

「其实现在有一个办法。」

宋柚宁突然开口道:

「我们继续去摆地摊,把这份企业做大做强,等到我们有了自己做生意的能力,就可以摆脱周家的束缚。」

我和苏依依同时投去了赞赏的目光。

「能带上我吗?」苏依依举起了小手。

「好啊!」我爽快地答应道。

心动不如行动。

我们三人蹬上了三轮。

打算去夜市凑凑宵夜的热闹。

苏依依不会做饭,但是她可以打下手。

我就负责招呼客人和收钱。

而宋柚宁。

她本身意愿已经变成了摆地摊。

故事的主要剧情线也变成了女主的事业线。

再加上有主角光环的buff。

我们客源滚滚,财源也滚滚。

一路做大做强,相信指日可待。

9.

又过了几天。

我们租了一个门店。

生意越来越好,收入也越来越高。

我以为这就是故事的结局了。

有一天餐馆门口突然出现了一张迈巴赫。

我认出来,那是我曾经坐过的宋江的车。

他进来后先跟我打了个招呼。

然后坐下来,点了所有的菜。

可叫宋柚宁一阵好忙。

我坐在他旁边,看他吃的津津有味。

于是我问他:「你女儿做的菜怎么样?」

他点了点头说:「好吃。」

「这些都是她继母在的时候逼迫她做的。」

他看了看厨房的方向,感慨道:「好在我女儿争气,现在也可以做出自己的餐饮业了。」

我欣慰地笑了。

宋柚宁从厨房出来,坐在了宋江的面前。

「爸爸,我现在也可以自己赚钱了。」

宋柚宁眼睛发着光,显得十分高兴。

「宁宁,对不起。」

宋江突然哭了。

「以前的周总去世了,现在的周家是周知白在管理着。」

「周知白说,如果你不嫁给他,周家就不会再照顾宋家的生意。」

宋柚宁捏起了拳头,笑容凝固在嘴角上。

宋江继续说道:「你也知道周家有多么的欺凌弱小,如果你不嫁给他,那我们……」

「我跟你走。」

宋佑宁打断了他,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爸爸,我理解你,我可以嫁给他。」

我和苏依依站在一旁,默默的聆听着他们的讲话。

心里五味杂陈。

宋柚宁起身,抹掉了眼角的眼泪。

她系下围裙递给我们。

「饭店可能得停业一段时间了。」

她笑着说:「对不起。」

读心术告诉我,她的心里有巨大的无奈和不甘。

催使着我也掉下眼泪来。

宋柚宁上了她父亲的车,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

饭店还没来得及招聘其他人。

所以宋柚宁不在,我们只能停业一段时间。

「其实我们的饭店会越做越好的。」

苏依依说。

「那时候我们也不用再依靠家里的产业了。」

我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是啊。」

「我们相信宁宁吧,她一定会好好思虑,然后做出决断的。」

后来几天过得风平浪静。

但是没有一点宋柚宁的消息。

我偶尔能感受到她心里的痛苦和无奈。

也尝试过爬窗解救她。

结果人没救出来,先被邻居告发了。

追着我跑了三条街。

送去警局后,宋江把我弄了出来。

宋江望着天空长叹一口气说:「婚礼在两天后举行。」

我一惊。

宋江递给我一个手机。

「这是宁宁给你的。可以用这个跟她联系。」

我接着,道了个谢。

宋江的背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打开手机,通讯录里只有一个联络人。

备注是“宁宁”。

10.

「不是,你蠢啊?」

苏依依听了我爬窗进警局的丑事,笑得直不起腰。

笑完,她悄咪咪地挪到我耳边,对我吹了口气。

「人急了,是要放狗的。」

我疑惑道:「哪来的狗?」

苏依依眨了眨眼:「我家有只看门的大白狗啊。」

第二天,宋柚宁心里的悲伤快要把我淹没。

我拉上苏依依和她家的大白狗,冲去了宋家。

宋家的管家看着小白,磕磕巴巴地说:「沈小姐,宋先生不让您进,您就别为难我了……」

「不是您玩忽职守。」

苏依依挥了挥手,一声令下。

小白张牙舞爪地朝管家扑了过去。

我盯着管家狂奔的样子,把没说完的话说完。

「是我们的小白闻见您身上的味道,太喜欢了,想跟你亲近亲近呢。」

苏依依扬了扬下巴,一脸得意。

我们刚进门,就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我心里腾升起不详的预感,拉着苏依依去了宋柚宁的房间。

宋柚宁的悲伤越来越大。

门打开,果然看见了周知白那张令人厌恶的脸。

而宋柚宁跪在地上。

衣衫褴褛,身上绑着锁链。

周知白似乎很享受宋柚宁现在的模样。

我捏紧了拳头,冲上去“哗哗”地给了他两个清脆的耳光。

他瞪着我,反应过来后也往我脸上呼了一掌。

我捂着脸,脸火辣辣的疼。

「薇薇!」

宋柚宁和苏依依同时惊呼。

听到了苏依依的声音,周知白回过头去。

「依依?」

苏依依的脸一瞬间肉眼可见地皱成了一团。

「依什么依?」她往地上呸了一口。

「依依也是你可以叫的?你个披着人皮的丑狗!光看了你一眼我就要气得乳腺结节!我告诉你,狗要我我不会咬它,我会炖了它!」

我惊讶得默默给苏依依竖了个大拇指。

趁着她骂人的间隙,我赶紧过去解宋柚宁身上的锁链。

「怎么?你现在不想当我的狗了,打算在这里跟她们上演姐妹情深的戏码吗?」

我将心思放在锁链上,没能注意到苏依依。

只能亲眼看到她被一把推翻。

她光着的腿撞到了床角,一瞬间刮出一大道伤口。

触目惊心。

苏依依头上都疼出了冷汗。

可她偏偏还像个没事人一样,站起来继续和周知白大眼瞪小眼。

「姐妹情深可以啊。」

周知白点了点头,突然勾起嘴角笑了。

「只是我得告诉你们,就算宋家不需要周家的帮助,你们自己有了自己的企业。」

「只要我周家在一天,就不会让你们开下去。」

我听不得了。

「那我告诉你,周家迟早会败落,你周知白,迟早死在我们手里。」

宋柚宁的锁链解开,我扶着她站起来。

「你打倒我们这次,我们一定会站起来,偏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周知白冷笑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痴人说梦。」

且不说宋柚宁现在十分虚弱,苏依依腿带着伤。

周知白长得高,一身肌肉。

就算我们三个联合起来,也轻易被他推翻。

「我已经答应嫁给你了,你还要怎样?让她们好好生活吧!」

一直没说话的宋柚宁突然开口。

我听了忍不住掐了一下她的手臂。

周知白走到宋柚宁面前,挑了一下她的下巴。

「记得打扮得漂亮点,我的新娘子。」

然后转身出了宋家。

我们三瞬间松了口气,腿软下来。

11.

宋柚宁说她爸爸马上要回来了,把我们遣送走了。

我指着手机跟她说:「记得给我发信息。」

她点头。

我和苏依依牵着小白,垂头丧气地出了宋家。

「你说你要扳倒周家,是不是有点说大话了?」

苏依依问。

我拍拍她的头说:「我可从来不说没依据的话。」

「我前两天跑了趟警局,并不是一无所获的。」

苏依依向我投来疑惑的眼神。

「我无意中发现有两个警察的手机的界面,都停留在关于“周家疑似偷税漏税”的新闻上。」

「这不就说明,警察已经开始关注周家了吗?」

周家这么些年欺凌弱小,狂妄自大。损害老百姓的利益。

早就受到了群众的反馈和不满。

已经有不少的媒体关注到了。

「还得是你!」

苏依依激动地揉我的脸。

「周知白那副嘴脸,还以为自己能神气多久呢!」

我想了想,把这些归功于宋柚宁的女主光环。

我笑了笑说:「依依,我记得现在话语权最大的媒体是你家的?」

苏依依点头,立马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现在就给我爸爸打个电话,让他抓紧时间写一篇报道。」

「这些都只能推波助澜。」

我忧心忡忡地说:「我们缺少关键性证据。一些捕风捉影并不能让周家伏法。」

这些都还不够。

离婚礼只剩两天了。

我们绝对不能让宋柚宁嫁给周知白。

12.

离婚礼还有两天的凌晨。

一直没有消息的宋柚宁终于给我发了消息。

彼时我正和苏依依在马不停蹄地收集资料。

「对不起。」

「是我连累了你们。」

「我回不去的话,就另聘一个厨师吧。」

「其实从小到大根本就没有人爱我。」

「还好遇到了你,薇薇。」

「谢谢你把周知白从我的生命里带走。」

「但是我不争气,最后还是没能完成你对我的期望。」

她传送消息过来的速度很快。

我看着这些消息,心里五味杂陈。

因为我自己心里也没有底,到底可不可以把宋柚宁救出去。

宋柚宁从来都不是什么傻白甜。

她刚毅,勇敢,坚持自己的所爱。

她是有一点小家子气。

但却可以为了所爱之人付出一切。

心甘情愿,毫无怨言。

还要对爱的人报之以歌。

宋柚宁紧接着发消息过来。

「还有苏依依。」

「她虽然咋咋呼呼,毛手毛脚的。」

「但我没有告诉她,其实她是我从小到大最希望形成的性格。」

「谢谢你们带我走到了一个我从未幻想过的高度。」

看完这些,我的手控制不住地抖。

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在键盘上删了又打,打了又删。

我想说,其实你才是那个最厉害的女孩子。

宋柚宁的下一条消息传了过来。

「哎……」

「等等。」

「我好像找到证据了。」

「我找到证据了,薇薇!」

「我们可以把周知白绳之以法了!我不用嫁给他了!」

我把打在键盘上的“你才是那个最厉害的女孩子”删掉。

回了一个:「……」

离婚礼还有两天。

周知白以为他势在必得。

宋柚宁要求他带她出去逛一逛。

周知白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家里。

宋柚宁潜进了周知白的卧室,打开了他的电脑。

密码是宋柚宁的生日。

与此同时。

宋柚宁拿出手机给我发了一连串的消息。

然后她就看到了周知白电脑里有关他的公司的账单。

还有一个文件夹。

里面放满了周知白性骚扰女同事的视频和资料。

那些女同事,有自愿的,有不自愿的。

但是视频在周知白手里。

为了所谓的清白,她们有苦不能言。

宋柚宁把那些女同事的视频和资料发给了我们。

我们亲自去找了每一个女孩子。

恳请她们作证。

她们哭着笑着答应了。

然后我们把所有的资料整理好,发给了苏依依家里的媒体公司。

苏依依的爸爸很快就写出了一篇文章。

很快就收获了巨大的反响。

周知白销声匿迹了。

我们总算把宋柚宁救了出来。

相信不久以后,周知白一定会被绳之以法。

有一天,一封匿名信寄到了我们的店里。

上面短短一行字:

周家后花园一叙。

宋柚宁瞬间认出来,这是周知白的字迹。

她想了想,决定去赴约。

但是我说了,宋柚宁不是傻白甜。

她带了一堆警察。

身上装了一把水果刀,一瓶防狼喷雾,一个警报器和一个定位器。

甚至警察还给她穿上了防弹衣。

周知白被警察束缚住的时候,她一脸冷漠。

而周知白流着泪,央求警察允许他去跟宋柚宁说最后一句话。

他走到了送宋柚宁的面前。

泪水在他的脸庞弥漫开来。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电脑的密码是你的生日吗?」

宋柚宁眼神微闪,叹了一口气。

「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周知白。」

周知白突然大笑出声,像是最后一道心理防线已被击破。

也许他真的爱宋柚宁吧。

可那又怎么样呢?

我们只知道,宋柚宁现在过得很好。

周知白被带走了。

而宋柚宁的女主光环一直存在。

我们的饭店一路顺风顺水,做大做强。

正如我们一直所期望的那样。

我们再也不用依靠家里的产业。

宋柚宁也再也不用躲在黑漆漆的小屋子里,倚靠涂鸦度过无数个日夜。

因为阳光万里,会一直照耀在她的身上。

而我们有幸,可以拥抱她的光芒。

附:

简介:女主穿到po文里后,发现自己获得了仅限于原女主宋柚宁的读心术。系统的任务是拆散男女主,但宋柚宁满脑子想的都是和男主周知白在一起。在女主一次次拆散他们后,帮助宋柚宁克服了家庭阴影,并拆穿了周知白渣男的真面目。最后宋柚宁和女主一起打倒了周知白的公司,并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产业,实现自强。

亮点:大女主爽文,穿到书里的女主设计让po文的原女主蜕变成自强自立的大女主。

备选导语:

1.

穿进po文后,我发现宋柚宁满脑子想的都是周知白。

但我的任务刚好是拆散他们。

我利用读心术一次次拆散他们。

并无意间发现了周知白的真面目。

宋柚宁和我一起打倒周知白的公司,建立自己的产业。

这时周知白跪地求饶说,他后悔了。

2.

穿进po文后,系统要我拆散男女主。

我看了眼时刻腻在一起的宋柚宁和周知白。

仰天长叹。

却意外发现自己有读懂女主内心的能力。

我利用读心术一次次拆散他们。

最后女主终于不喜欢男主了。



把负心汉男主送进了监狱。

小说《我在po文用读心术开大》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资讯

最新小说

桂ICP备2023010376号-8